而“红钱”则是客人赢钱后给王云这些发的小费2021年1月17日

2021-01-17 10:01:00
dcadmin
原创
21

始于今年1月的中国禁赌风暴,阻断了许多国内赌客到境外赌场参赌的渠道,但与此同时,一种新型的参赌方式“网络”正在蠢蠢欲动——海外博赌公司在中国布置代理商,通过网络视频吸引中国赌客在中国的任何地方随时参赌。  在这一远程电子交易的网赌方式中,至关重要的一环是国内代理商,即海外赌场在中国的庄家。然而,他们的背景鲜为人知。  2月8日,本报接到一位在贵州六盘水市开设网络赌庄的代理商的“求助”,因为欠下缅甸一家赌场60多万元的赌债,不仅他的赌庄网络断线了,而且他的朋友兼合作伙伴被缅甸赌场扣留至今未归。带着解救朋友的渴望,这位国际网络链条上一个典型的中国庄家,毫无保留地爆出了他所知道的国际网络操作内幕。  2004年11月中旬的一天,贵州六盘水,张泰生甩着手里的车钥匙,洋洋得意,“走吧,买东西去。”  按照赌客们与王云不成文的规矩,客人在他这里赢了钱,就要发“红钱”——“随便拿些钱出来请客。”前一天晚上,张泰生在王云开的线上从远在千里之外的缅甸迈扎央赌场赢了42万元。  王云是中缅边境迈扎央赌城的“瑞兴厅”在贵州六盘水市的一个“代理商”,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“开了一条线”——赌客们聚集在王云住的房子里,通过网络视频,远程观察迈扎央赌厅里赌台上的一举一动,然后用电话通知他们在赌场里的“”下注。  这种方式,就是正在渗入我国的网络。网络与传统最大的不同之处是,赌客们不必千里迢迢地“亲临”境外赌场,只要坐在任何一台互联网电脑屏幕前,输入赌场提供的网址和密码,就可以随时随地在中国下注。  在贵州六盘水,王云还有三四名像张泰生这样的大客人,他们几乎天天光顾,一晚输赢几十万元。作为“代理商”,王云则从中赚取赌场支付的“洗码费”,即输给赌场的每笔赌资的4%。几个月内,王云挣了十多万元,他的赌客们也输赢不一。如果不是遭遇一场突然的信誉危机,也许六盘水那座毫不起眼的小屋子里,还继续上演着一夜暴富的神话。  庄家的“断线万元的赌债就变成王云欠缅甸赌场的。他们扣下了王云在缅方的“”,扬言不还钱,就拿他的器官还债。  一辆墨绿色的轿车稳稳停下,中等身材的王云坐在车里向记者招手,身上穿的皮夹克正是张泰生请客送的礼物。他神色有些憔悴,“这么多天都不敢回家睡”。  2004年11月20日下午,张泰生像往常一样来到王云的房子。电脑打开,赌场出现在屏幕上。但这一次张泰生的好运似乎无影无踪,到吃晚饭前就输掉了40万筹码。“是不是先吃饭,歇一会换换手风?”按照惯例,这40万的赌单是以王云的名义签的,现金没拿到之前,王云有些担心,毕竟40万元不是个小数字。  张泰生甩出一张给王云,让他去银行查账。王云开车赶到银行,柜员机显示,卡里有41万。这个时候王云可以把钱取出来,以抵赌债,不过这样做显得太小气,对“朋友”不放心就意味着以后可能失去张泰生这个老顾客。  “更何况他三天前还赢了40万,以前从没赖过账。”于是王云回到家,不仅把卡还给了张泰生,又帮他签了20万元的赌单。一个多小时后,20万又全部输完。  张泰生这一晚总共输了61万,全部由王云签单。而第二天下午4点前,王云必须给远在缅甸的赌场的账户打入61万元现金,否则就意味着他破坏了网络的游戏规则。  “我感觉不妙,急忙开车到他家。”王云说,“果然,他爸爸说张泰生一早被公安局抓走了,找不到他。” 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,不仅他开的线被“打断”了,而且在缅甸迈扎央做“”的他的朋友吴沂被扣为人质,赌场扬言,不还钱,就拿吴沂的器官还债。直到今年2月8向本报“求助”时,他的朋友吴沂都没能回来。  第四次到迈扎央,王云就直接找到赌厅经理,商谈“开线”。“谈判很简单,在经理办公室里一会儿就谈妥,我出来一看表,还没用40分钟。”  迈扎央在缅甸与云南省德宏州陇川县的边境上,从陇川县城坐十几分钟车,再穿过一片甘蔗地,就到了迈扎央。在迈扎央中心有一座赭红色的庞大西洋式建筑,这里就是赌城。穿过正门一米多高的霓虹灯,进门的正对面是号称规模最大的“新东方”赌厅,紧挨“新东方”的左边就是“瑞兴”赌厅。  2004年9月,王云和5个朋友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,被几十张一字排开的百家乐赌台和此起彼伏的欢呼、惊叫声搞地手心冒汗,揣着现金不知所措。他们的窘态被赌场熟练的服务员一眼看穿,立即有人凑上前去,热情地为他介绍各种“规矩”。  王云是精于此道的老手,在六盘水的时候就从网络上仔细观察过赌场,玩过几把,感觉“百家乐”比以前的各种玩法都公平,于是这次在朋友带领下,他到现场亲身体会一下,“亲眼看一看是不是真的那么公平”。  王云随身带了5000元,其他几个朋友每人两三万元不等。第一晚,6个人总共赢了30多万元。轻而易举地赢了这么多,王云和朋友们更加相信“百家乐”公平,没有作弊“出老千”。  2004年国庆长假期间,王云第三次去迈扎央,他这次变成了“头头”,带了4个朋友一起去。“赌场的服务很好。出发前我给他们打个电话,到昆明下飞机,接机的已经等着了。先带我们到宾馆休息,问寒问暖,饿了说一声,炒菜立刻端上来。一会,他们把昆明到芒市的机票送过来,亲自把我们送上飞机。到了芒市又有人接机,从机场坐轿车直接到瑞丽,酒店早安排好了,全免费。朋友一路上夸我厉害,弄得我很有面子。”  这次去迈扎央,除了赌,王云还有一个目的,他筹划着彻底放弃原先的通讯器材生意,从赌场开一条到六盘水的“线”,专心开赌。  “第一次去,朋友就动员我了,他说四个人搭伙,一年每人就分六七十万,比开煤矿还赚钱。我的通讯器材生意不好,有些动心。吴沂与我一起做了两年的通讯器材生意,两个人感情很好,就像兄弟。他开始不懂这行,听说与赌有关,反对我做这个。后来他主动找我,劝我一起开线,帮他找条好路子走。”王云说。  几天后,王云第四次到迈扎央,这次他直接来到已有8年开赌历史的迈扎央“瑞兴”赌厅,找到经理,开门见山,商谈“开线”。  王云根据赌场给的网址和密码,在国内登录网页,进入赌场,拉客开赌。他的“洗码”报酬是每次赌客“下水”(输钱)数的4%。  王云和迈扎央赌城“瑞兴厅”订立的游戏规则如下:瑞兴赌厅给王云开一个“公号”一个密码,手机百家乐相当王云在瑞兴的码房开了一个银行账户,不过进出户头的不是人民币,而是筹码。每次凭密码取筹码,只认密码不认人。王云在国内的客人下注,输赢都经过这个“公号”与赌场结算。  赌场每天首先结算“公号”的输赢,如果“公号”赢了钱,赌场就把现金汇进和“公号”相对应的银行账户,“前一天赢的钱,第二天早上11点之前准时汇到,赌场的信誉极高,从来没有听说迟汇的情况。经理告诉我,八千万之内,随时可以汇出去,超过八千万,他立即和总部联系,从总部直接汇到银行户头。”  如果不放心,王云也可以选择自己汇款。先把“公号”上赢余的筹码换成现金,然后去银行汇款。不过这样很麻烦,缅甸境内没有与中国银行联网的银行,要汇款必须回国,而且还要产生手续费。“赌场在迈扎央有自己的银行系统,可以与国内联网,但不对外服务。我们都选择赌场汇款的方式。赌场的经理告诉我,每天赌场汇出去的钱从一千万到八千万不等。”  如果“公号”上输了钱,那么王云就必须保证第二天下午4点之前,赌场能从银行账户上提到款。赌场把银行的汇款换成筹码后填平公号上的“窟窿”,下一轮游戏就又开始了。  王云根据赌场给的网址和密码,在国内登录网页,进入赌场,拉客开赌。他的“洗码”报酬是线上每次“下水”(输钱)累计数乘以4%,即赌客们每次输的钱加起来,这个总数的4%。“即使客人赢钱,我也可能有水(钱的代称)赚。例如他总共输了20万,赢了30万,客人最后赢10万,我的‘水费’就是20万乘以4%,八千块。”  开线的人在“公号”上至少要存入3万元的筹码,作为起始资金。“公号”的信用累计到一定程度,就可以签单——先赌后付钱。  表面上看,签单让赌场承担了很大风险,实际上赌场自有预防风险的办法。这一点,等王云欠下61万赌债后,才深有体会。  王云给他的朋友一一打了电话,通知大家自己开了线,要玩就到他的线上玩,他也经常把电脑带到赌客的家里上门服务,或者在宾馆里开场。  王云与吴沂商量好,他回六盘水拉客人,吴在迈扎央做“”。“开线要求两个人都极信任对方,否则输了钱庄家不打款下去,或者赢了钱‘’卷款逃跑,线就开不下去了。”王云说,他和吴沂之间正有这样的信任。  王云在六盘水关系多,人脉旺,他给朋友一一打了电话,通知大家自己开了线,要玩就到他的线上玩,“在哪玩都一样,何况我有车、有房、有公司,不用担心我跑路”。  “开线那天就像做正当生意一样,大家先吃顿饭庆祝一下,回来就开始玩。第一次有十几个人,玩的都不大,主要是来烘托一下气氛,结果第一天就输了几万块,一个月这条线万的‘水’。总输钱,大家都不来了,我急忙下去(去缅甸),和经理商量,重新开了一条线。”  “转线以后,不断赢钱,最大一笔赢了42万,输掉的最大一笔是16万。一把押10万以上有10次,押3万至5万的简直是家常便饭,最少一把要也押1000元。”王云自己的收入也不错,两个月靠洗码赚了20多万元。  王云说,就他个人所知,在六盘水以赢利为目的的“线”总共不下三十条,而他开的线多条线里,规模偏小,因为开线时间短,营业时间也短。手机百家乐他听到的业内传言,有的一条线万元,这比王云两个月挣的还多。如果按这个数字计算,这条线上一天“下的水”(输的钱数)就有700多万元。  既然30多条线在竞争有限的赌客,王云说他一定要把服务搞好。每次开赌前,他都根据每个客人的口味,事先准备好烟、好茶,烟的价格每包都在30元以上,吃饭、抽烟全部免费。他也可以根据客人的要求,把电脑带到客人的家里上门服务,或者在宾馆里开场。一切准备完毕,电脑开机,客人开赌。  “放一张纸在茶几上,把筹码放在纸上表示押庄,放到纸外表示押闲。服务员一般4个人,一个负责赔付、兑换筹码,一个与‘’通电话,一个人专门记单,一个端茶倒水,加上在赌场下注的‘’,一共5人。”  除了表面上的“洗码费”一项收入,实际上,开线庄家财源广进,常见的有“空水”、“红钱”、“多打水”,以及最阴暗的庄家与赌场联手吃赌客的“返点”。  开线的庄家表面上只有“洗码费”一项收入,实际上,他们财源广进。王云透露,常见的还有“空水”、“红钱”,庄家悄悄吃赌客的“多打水”,以及最阴暗的庄家与赌场联手吃赌客的“返点”。  根据赌场规则,赌客可以在“庄”和“闲”下注,如果“庄”牌面大,则“庄”赢,反之“闲”赢。如果“庄”、“闲”一样大,结果为“和”,继续下注。赌客押“庄”赢,赌场要抽2%的“水”,押“闲”不抽水。例如有两个人一共押10万元的“庄”,赢了后一共被赌场抽走两千元的“水”。王云和客人们商量,这2%由他来赚。  办法很简单,两位客人押10万的“庄”,同时有人押5万的“闲”,那么王云下注就只押5万的“庄”,如果开“庄”赢,那么王云只付赌场5万的抽水费——1000元,另1000元的抽水费落入自己腰包。这种办法是王云联手赌客占赌场的便宜,赌客们一般都不会反对。这就是“空水”。而“红钱”则是客人赢钱后给王云这些发的小费。  “空水”和“红钱”受到赌客的认可,公开操作,“多打水”则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。“开线的对‘多打水’都心照不宣,就是在下注单上做手脚,黑赌客的钱。具体的办法是记单员悄悄多记几把客人下的注,比如一共输了10万,记单记成10.5万,这五千元就是多打的水。客人一晚上押几十把,多记他一两把,他自己根本就发觉不了。”王云说,“多打水”的收入也不少,最多一晚他多打了三千元的水。  最黑的赚钱办法是庄家与赌场联手,一起吃赌客。王云说他从不做这个,因为去他那里的都是朋友,这种做法太不讲良心,而且风险太大,不是长久的办法。  赌场与“”串通好,“”到特定的赌台下注,为了迷惑赌客,赌场安排自己人坐在赌台上,装作天南海北的客人。赌场根据台面押注的情况,遥控发牌手让“庄”赢或“闲”赢,台子上使用背面有记号的牌,但是赌客不到现场,通过网络很难发现“出千”。赌场吃完客人,把赌客输掉的钱按40%-50%的比例给开线的人“返点”。  “这也叫‘假网’,赌客一旦进了‘假网’,根本没有赢的机会。”王云说。“假网”是这个行业里最阴暗的一面,缅甸法律也明文禁止。很难知道究竟有多少“假网”,因为即使赌场和“”合作结束后,双方仍都守口如瓶,“不仅赌场和的信誉完蛋,可能还要惹上杀身之祸”。  王云早就听说,赌场为了要账常常不择手段。这一切,都让王云感到担心,几个月来都没有消息的吴沂怎么样了呢?  的刺激让赌客们在王云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子里留连忘返。张泰生就是其中一个极度迷恋的人。但王云没有料到,这个他极其信任的赌客突然玩起了失踪。  找不到张泰生,王云当天下午凑了5万元先打款到赌场账户,随后又凑了10万元。但剩下的46万元王云已无力偿还。  王云早就听说,欠赌场的钱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,赌场为了要账常常不择手段。一个发生在身边的故事让他感到不寒而栗。  同样是六盘水人的叶荔是做服装生意的女老板,去年10月在迈扎央赌场欠下30万赌债,赌场把她软禁起来,每天让她打电话催家属、朋友汇款。关了16天之后,叶荔以回国筹款为由,偷偷跑回了六盘水的家,以为万事大吉。谁知今年1月的一天,一辆挂“云A”车牌的面包车开到她的家门口,两名陌生男子拿着匕首又将她押回了迈扎央。赌场每天派人催债,先扇耳光,然后威胁她做器官移植,常说的一句话是“你是活冰箱,器官放你那里都是新鲜的”。10天后,叶荔的前夫终于打款下去,但还差6万元,叶荔只好保证,自己一定拼命挣钱,尽快还债,赌场看她实在没钱,才放她回家。  记者从云南警方获悉,这样的跨国绑架、拘禁案时有发生。去年9月,云南警方与缅甸果敢联手,一次就救出18名被赌场老板软禁的浙江农民。而在与迈扎央接境的云南陇川县,当地公安局治安大队介绍,自2001年8月迈扎央开设赌场以来,陇川县受理在迈扎央周边地区发生的各类刑事案件30件,其中绑架和非法拘禁17件,杀人案1件,抓获违法犯罪人员32人,解救人质14人。今年3月,云南盈江县公安局从缅甸拉咱赌场解救回6名被扣押为人质的中国赌客。  云南警方透露,随着中国政府加赌力度,今年1月,德宏州陇川县境外缅甸迈扎央赌场耗资200多万元购买了一套卫星接收和发射系统,租用卫星频道进行网上投注。赌场老板想方设法解决网络铺设、资金流动、信誉维护等技术问题,并以高额代理费千方百计寻找国内代理人开线设点。  迄今为止,云南已经查获了10多起网络案件,总涉案金额近亿元。去年12月22日,在云南警方破获的一起涉案赌资900余万元的网络案件中,云南某县农业银行金融超市原主任刘江华,两年半内就多次760余万元,输掉了600多万。两天后,昆明警方又抓获一网站云南“总代理”及其二级庄家,涉案金额达6000余万元,赌客200多人。  面对大量赌资及筹码,两名赌客低头不语。曾经,通过身旁的这台电脑,他们安坐国内在缅甸的赌场尽情下注参赌;现在,这条赌线被警方查获,他们的窝点也暴露无遗。newsphoto供图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手机百家乐
网址: www.ymtbj.com